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社会新闻 >

连线|政荡缅甸遭遇德尔塔毒株社会不只“缺氧”更缺信任

发布日期:2021-07-14 23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因第三波疫情袭来,缅甸所有学校从7月8日起停课。缅甸克耶族女孩小梅(Mue)今年18岁,还是一名学生。尽管人在克耶邦的家中隔离,小梅未曾停止对缅甸疫情和政治时局的关注,时常在社交媒体上分享有关抗疫和政局的消息。

  12日晚,小梅在Instagram平台上分享了一幅缅甸语漫画。她向澎湃新闻()解释说,漫画里,一名男子排队等待许久,终于拿到了氧气瓶。就在这个时候,他的手机上传来了短信,问他还要等多久。他还没到家,就收到了其母亲已经去世的消息。

  缅甸卫生与体育部7月12日疫情监测公报显示,缅甸当日总计检测14432份,其中确诊5014例,确诊率达34.7%。截至当日,缅甸全国累计确诊超19.7万例,累计死亡3927例。

  在第三波疫情来袭之前,缅甸曾于2020年初与2020年8月经历两波疫情。2020年初,全球多地暴发新冠疫情后,缅甸采取了“外防输入”、“内限活动”的防疫措施,让第一波疫情在2020年6月走向稳定。

  同年8月,缅甸境内疫情再起。美联社报道称,当时,民盟文官政府尚未遭到军方罢黜 ,昂山素季领导的政府采取了限制旅行、封锁仰光、在病毒传播热点地区减少选举活动等限制性政策,平稳度过了这波疫情。报道指出,当时昂山素季经常在电视上露面,以“严厉而富有同情心”的方式恳求民众配合。

  时间来到2021年初,彼时缅甸还从印度和中国获得了新冠疫苗供应。但在从卫生工作者开始接种疫苗工作后不到一周内,昂山素季等民盟要员就失去了对政府的实际控制权。

  随着缅甸政局突变,许多缅甸民众参与抗议活动。有医护人员决定不与军方合作,还有一些市民决定抵制军方医院。军方除了与抗议民众爆发冲突外,还逮捕了许多参与“不合作运动”(CDM)的医护人员。

  半岛电视台5月报道称,联合国批评缅甸军方对医务人员和医疗设施发动袭击的行径。联合国称,军方对医疗设施至少发动了158次袭击,并逮捕、起诉了超过139名医生,占领了至少50个医疗机构。

  5月底,缅甸境内出现变种新冠病毒,引发传染率很高的第三波疫情。据缅甸媒体《伊洛瓦底》7月10日报道,缅甸国家管理委员会(SAC)主席、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9日称,缅甸330个镇区中已有296个出现疫情,全国90%地区受影响。缅甸目前已发现了至少三种变种新冠病毒毒株,其中包括最早在印度发现的德尔塔毒株。

  美联社刊文指出,军方医院遭抵制、参与抗议的医生护士被捕等因素,导致缅甸疫苗接种速度“慢如乌龟”。受访者向澎湃新闻强调,医疗系统运转不畅明显加剧了病毒传播风险。

  “以前的隔离中心很干净,现在的隔离中心就像渔农市场一样。”来自于仰光的小娜(Na Mi)向澎湃新闻说。

  “2月以来,我们国家承受了许多痛苦,因为疫情,也因为政局。”小娜说。她是在仰光出生、长大的钦族人,目前是一名大学生。小娜曾有至少两位同龄朋友确诊感染新冠,所幸他们很快痊愈。然而,她在钦邦的姑姑却没这么幸运,其已于上个月因感染新冠而不幸离世。

  在疫情不那么严重的其他地方,当地居民也感到“人心惶惶”。小梅向澎湃新闻说,她所在的克耶邦虽然疫情不如仰光严重,但新冠确诊病例越来越多。此外,当地居民不相信军方,因此民众只能依赖彼此,并让志愿者团体来提供主要的防疫服务,借助社会捐赠来负担抗疫支出。

  2008年4月底至5月初,超级气旋风暴“纳尔吉斯”横扫了缅甸南部的海岸线,引起严重风暴潮,造成极大破坏,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称,“纳尔吉斯”至少造成缅甸14万人死亡。正是在此次天灾之后,协助救灾的民间组织在缅甸涌现,承当了重要的社会服务职能。小梅向澎湃新闻展示的一条推特便写道:“7月13日,马圭省农村的社会团体捐赠了价值200万缅元(约合人民币7860元)的物资,包括口罩和大米。这些物资将被捐给在第三波疫情中苦苦挣扎的人们。”

  2月以来,活跃于克耶邦、钦邦、克钦邦等地的民族地方武装与缅军冲突加剧。这让小梅、小娜都倍感担忧。

  “现在的情况相比2月以前更糟糕了,到处都氧气短缺,越来越多人因为得不到氧气而死。军方无法妥当地处理这个状况。”小娜说,“人们不得不依靠自己,许多慈善组织在呼吁支援。”

 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(ABC)7月13日报道,缅甸军方发言人佐敏吞(Zaw Min Tun)在新闻发布会上称,当局正在准备在缅甸各地的军事医院设立14个新冠治疗网点。发言人称,缅甸制氧厂已超负荷运转,同时部分私营供应商对民众的氧气销售已被限制。

  对此,缅甸卫生部方面解释称,氧气供应需要得到当局监管,水心论坛现场开奖,这样才可避免不必要的囤积。否则,许多人可能在未感染新冠病毒的情况下仍在家中存放大量氧气罐。敏昂莱则向民众保证,氧气供应将是充足的,该议题已被人“扭曲和利用”,以此来谋求政治利益。

  “军方没有对这一波疫情给出具体解释,只是一再重复关于人员聚集不要超过5人的禁令,要求我们洗手和佩戴口罩。”小娜说,“大部分时候,我们都以口耳相传的方式了解疫情资讯,我们会上社交媒体和谷歌搜索。”

  许多媒体分析称,高传染率的德尔塔毒株、难以管控的边境人员流动、恢复经济所必须的群聚活动是引起缅甸第三波疫情的主要原因。与其他受新一波疫情冲击的国家相似,缅甸也出现了氧气供应不足、医疗资源“挤兑”、新冠患者因无法获得氧气供应或无法前往医院就诊而死亡的现象。

  在敏昂莱多次强调氧气供应充足后,缅甸投资和外贸部也于7月10日跟进称,政府会取消对氧气浓缩器进口的所有关税和许可要求,放开氧气供应产品的进口。

  疫苗方面,敏昂莱强调,当局正在加强采购。据缅甸媒体报道,此前,军方当局已向印度购买3000万剂疫苗,但因印度疫情严峻,仅收到200万剂。俄方已允诺将向缅提供200万剂疫苗,但由于生产能力有限,俄方承诺7月后开始分批提供,首批数量尚不明确,可能只有数万剂。目前,缅方正同俄方合作对接,计划在缅制药厂生产疫苗。

  为有效进行资源调配,缅甸政府已允许民营医院和企业进口疫苗,并会根据不同疫苗的安全性决定是否向18岁以下民众开放接种。

  美联社报道引述非盈利组织Relief International分析称,缅甸目前面临的主要挑战仍是缺乏足够的筛查、检测能力和疫苗供应。但在小梅、小娜等对军方持批判乃至反对态度的民众看来,民众对军方缺乏信任是更大的问题。

  据美联社报道,缅甸目前的疫苗接种数据尚不清晰,但截至6月,该国5500万人口只接种了350万剂疫苗,这意味着最多只有3.2%的人口完成了两剂疫苗接种。

  在短时间内,缅甸军方与民盟支持者以及民族地方武装的冲突仍将持续,缅甸的医疗系统也很难恢复畅通运转。“在这样的时代里,我想我们只有尽可能好好地活下去。”关注少数民族议题的非政府组织工作者San(化名)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。今年2月初,人在仰光的他曾向澎湃新闻表示,他因军警上街的画面感到害怕。如今,他还需要为第三波疫情而感到担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