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法律在线 >

《怒火重案》谢霆锋的下场该怨谁?他就应该看着别人去死

发布日期:2022-04-18 20:2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一般在电影里,坏人可以是各种各样的坏事,但正义必须是一尘不染的。一方面,在潜移默化中树立警察的正面形象;另一方面,中国人口众多。通过不断强化正能量信念,可以消除可能的隐患。再加上需要审判,基本上以正义战胜邪恶,坏人受到惩罚而告终。

  但是不久前,由甄子丹和谢霆锋,主演的《怒火重案》把“正义”放在了火上,弄得到处都是鸡毛。甚至很多观众表示正义的主角太双标了,希望反派赢。

  影片沿袭了港片经典的“双雄”模式。谢霆锋,扮演的邱刚敖,和甄子丹,扮演的张崇邦,都是警队的明星和密友,但他们的命运被一起绑架案改变了。

  多年前,为了营救被绑架的富商霍兆堂,邱刚敖在警队领导人司徒杰,的授意下,用私刑处死了其中一名绑匪。虽然人质被成功解救,但也导致绑匪意外死亡。这一幕恰好被张崇邦看到

  如果仅以绑架案为例,事情已经圆满解决,但绑架者的死亡却让邱刚敖和他的团队成员走上了被告席。

  这部电影最令人失望的是,在宣判过程中,邱刚敖等人不仅没有得到公正的审判,反而因为人性的丑恶而锒铛入狱。

  作为被救者,霍兆堂本人是既得利益者,但在旁边,他有些讽刺地说,“杀人真的没必要。”他的行为就像溺水者被救后,不但不领情,还恬不知耻地说“我没求他救我”。

  给邱刚敖下命令并保证他们安全的警队领导人司徒杰,也在这个时候抛出了橄榄枝。“我多次要求他们尽快破案,但没有要求他们滥用私刑。”“6名被告人是否杀人和我要求他们尽快破案没有直接关系。”

  面对这种前后矛盾的行为,被告人邱刚敖,等人颇有微词。法官和律师,在不了解真实情况的前提下,只能根据所有人的口供来整理案件信息。

  最后,是张崇邦的证词,他确实看到了邱刚敖和其他人杀死绑匪。作为一个“宽以待人,严以待人”的正派主角,他为邱刚敖等人的罪行完成了证据链。

  面对被判入狱的结局和他们的前途被毁,邱刚敖和其他人最终走向黑暗是有充分理由的。因为他们看起来没做错什么,却承担了一切。

  邱刚敖等人是在警队工作多年的老警察,办案经验丰富。当然,他们知道私刑是违法的。如果他们完全遵守规则会发生什么?

  最坏的结果就是霍兆堂在股市开盘之前没有被救出,相关消息被放出后股票大跌,无数家庭倾家荡产,可能还会导致很多人因破产自杀。

  这样的后果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背不起,众多高级官员都会受到影响。但死再多人,有多大的经济损失都跟邱刚敖等人无关,因为他们完全是合法合规做事,赖不到他们头上。

  然而在对邱刚敖等人的处理上,却完全抛开了这个隐性成果,把绑匪的生命权以及警队的规章制度放在了神圣不可侵犯的位置。

  在《三体》中有过类似一幕。人类陷入绝望时,罗辑通过暴露信号坐标成为威慑三体人的执剑人。在这种威慑下,罗辑为人类争取了和平和发展时间。可在罗辑卸任时,当时的人类却以审判逻辑,因为他拿着全人类的生命去做赌注。

  这个思维简直就是神经病似的逻辑,如果没有这个威慑,人类早已灭亡,又哪里来的这些说风凉话的人?

  《怒火·重案》有意强调了最后绑匪被打死的那一棍,但实际上前面殴打已经造成了内伤。就像吃饭,最后一口吃饱了是因为前面已经吃了很多,而不是最后一口的功劳。

  正如电影中邱刚敖问的问题,要么霍兆堂死,要么绑匪死,怎么选?这种选择只要是个正常人就知道答案,因为俩人的命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事后影响有多大。

  张崇邦最终选择不管前因后果,说出真相。可笑的是,他是法庭上唯一说出事实的人,反而成了压死邱刚敖等人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邱刚敖等人的尴尬处境,归根结底源于人性的丑恶。如果所有人都说真话,邱刚敖等人不会入狱;如果所有人都说假话,他们也不会入狱。可是在有人说真话有人说假话的情况下,恰恰出现了一个奇葩判决,进而导致后来众多警察身亡、无数民众遭殃的结果。

  电影中最让人想吐槽的,就是张崇邦的双标。邱刚敖被审判时,他不管不顾坚持说出真话,自己开枪攻击飞虎队后,却又开始打感情牌。

  如果“刚正不阿”的张崇邦能前后如一,被审查时应该只说一句话就够了“我错了,我愿意接受惩罚”。结果现在他明白了除了黑白之外,中间大部分都是灰色地带。那邱刚敖等人受到的不公平找谁说理去?张崇邦算是把又当又立的属性发挥到了极致,观众对其反感不是没有理由的。

  其实对于邱刚敖的人设,塑造是有问题的。如果他是复仇,那么报复霍兆堂、司徒杰、张崇邦等人没有问题,如果他是反社会人格,那么滥杀无辜也没有问题。但是电影既让他复仇又让他滥杀无辜,这就有问题了。因为他不是坏到骨子里的那种,而是受到了不公平待遇才变坏的。复仇,合情合理;滥杀无辜,毫无理由。

  很显然,电影是为了过审才强行给邱刚敖加了一些坏人戏份,把他塑造成十足的反派。否则观众一边倒地支持反派,就让电影导向出了问题。如果没有在街上伤害群众、杀害未婚妻,再适当地加强一下几个仇人的丑恶一面,你会发现邱刚敖完全就是一个不甘羞辱、复仇成功的正派形象。

  《怒火·重案》最终票房13.28亿。33万人给出了7.3的高分,除了剧中众多精彩的枪战、追逐、打斗场面之外,对于正义和反派的丰富刻画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。

  正义一方不再纤尘不染,众多警队领导对富商们溜须拍马、黑白不分,反派一方也不再是为了坏而坏,有着难言苦衷。尤其是“双标”男主的设定,脱离了集万千优点于一身的完美人设,更像是跟大多数观众一样有思想偏好的凡人。

  《怒火·重案》跟去年年底上映的由刘德华主演的《拆弹专家2》有些类似,都是原警队成员受到不公平待遇而心有不满,最后引发了一系列事件。这种对反派加以塑造的方式,连续两次都获得不菲票房,难道是一种新的票房密码?